我的名字叫短暂

愿那自永远来的,复归永远

风往北吹,翻过山,仍是往北

骑马向南,过了河,继续向南

造化的手指伸开,通常有长有短

 

我曾看到一个时间旅人,从身上拍落两场大雪

由心里携出一篮火焰,独自穿越整个冬天

也知道有人会在一百零八盏佛灯之外,额外点上

属于自己的一盏,只为照一照岁月尽头的深暗

 

真的,愿那自永远来的,重归永远

而我的名字叫短暂

倘若万念之中尚存一念有望成莲

请原谅,我可能也会哽咽难言

/张子选

消息盒子
# 您需要首次评论以获取消息 #
# 您需要首次评论以获取消息 #

只显示最新10条未读和已读信息